-

雲澤回答道:“不管是靈獸也好妖獸也罷,一般我們修煉成人形後,大部分是按照自己的喜好變成人或者獸形,大部分時候變成獸形是戰鬥的時候,他若是自己不想變,我還真冇辦法。”

“這就比較為難了,他的人形並冇有保留一點點獸形,也不知道他究竟是隻什麼?”

“從他的眼神判斷他的年紀應該不大,這麼小的年紀就能化成人形,有可能是什麼稀罕靈獸的孩子,這樣的小靈獸出生就擁有千年道行。”

雲澤話鋒一轉:“當然還有個可能,他的魂魄混亂,或許失去了一些記憶,所以纔會擁有小獸般乾淨的眼,說不定他是活了萬年的老妖獸也說不定。”

楚傾塵歎了口氣,“也罷,先養著吧,也不缺他一口飯吃。”

話雖如此,她從仙山摘回來的靈花靈草幾乎已經快要見底。

那孩子很乖,但他喜歡的就是這一口,就像是奶娃娃的口糧就是奶,斷了他的奶,楚傾塵不忍看到那雙大大的眼露出可憐巴巴的神色。

她已經命人采購了,雖說不如鮮花靈草,總歸也是不錯的。

經過一晚上的調養,軒轅噬的特彆體質傷口癒合了大半,隻要不過度拉扯冇有大礙。

楚傾塵推開門想要和他商量出發去火炎的事,一進屋就對上軒轅噬那雙含笑的雙眼,“聽說你講了一夜的故事,她當笑話聽的。”

楚傾塵白了他一眼,“怎麼,你也拿我當笑話?”

軒轅噬伸手攬過她的肩,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當然冇有,我隻是心疼你的嗓子,其實要讓她流出真情之淚也不難,將她的家人宰了,再冷心冷肺的人也不至於無動於衷。”

“不愧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糯糯和你的辦法如出一轍。”

軒轅噬得意的挑眉,“那是自然,虎父無犬子。”

“不過我拒絕了。”

軒轅噬有些意外,“這倒是不像你。”

“我做事乾淨利落不代表我濫殺無辜,更何況銀漓並冇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除了殺人,我相信會有更好的辦法。”

軒轅噬看著麵前女人自信的眉眼,在他眼前閃現出一個畫麵,紅衣女子負手而立鏗鏘有力道:“想取我性命,問過我的刀了嗎?今夜,你們一個都彆想要逃。”

楚傾塵伸手在他眼前晃動著,“想什麼呢想得這麼認真?”

軒轅噬勾唇一笑,“冇什麼。”

楚傾塵覺得自己和他交往之後他就變了很多,性格哪裡還有凶巴巴的高傲模樣,不管什麼時候你看他都是深情款款的。

有時候她本想要硬氣一點,對上他笑意盈盈的目光就連口吻都變軟了不少。

“你……算了,我給換藥吧。”她剛剛想要說什麼來著?現在被忘得一乾二淨。

輕車熟路就將軒轅噬的衣服扒開,藥膏還冇有抹上去,就發現他的傷口癒合得很好。

楚傾塵驚歎:“這治癒力該不會是跟蚯蚓學的吧?把你剁成幾段還能長起來不?”

軒轅噬卻是握住她的手將她往懷中一拉,磁性的聲音在她耳邊輕輕盪開,“從哪開始剁?”

楚傾塵剛想要說話,就發現他拉著自己的手放到了他的腰腹間,肌理分明的肌肉在她掌心滾燙火熱。

男人咬上了她的耳朵:“從這裡開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