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祖!”

“這枚丹藥會不會是葉辰故意留下來的手段,萬一這枚丹藥當中蘊含/著什麼劇毒的話,對我們而言恐怕……”

深吸一口氣後,血天梟看著桌上的那枚丹藥,忍不住一臉猜疑道。

“不必擔心……”

“方纔我觀察過他的表情,當他聽到邪傀宗以及魔煞宗當中的那些底牌以及手段後,非但冇有什麼忌憚,而且似乎極為不屑。”

“很顯然葉辰的底牌以及手段還要遠在邪傀宗以及魔煞宗之上!”

“再加上他所取出的這枚一印級彆丹藥,如今他的實力恐怕根本不是我們所能夠猜測出來的層次,早已今非昔比。”

揮了揮手後,詭血王便一陣開口感歎道。

“那,有冇有可能是這個小子無知無畏?”

“性格較為狂妄?”

聞言,血天梟微微一愣,接著便忍不住繼續開口說道。

“不論如何……”

“這一次你我與葉辰交手都能夠感受出來,對方的實力的確遠在我們兩人之上,甚至想要將你我擊殺掉的話,隻需要一擊便可。”

“傳令下去,日後血手堂當中的任何長老以及弟子,屆不可得罪戰雲宗,以及葉家當中的任何長老以及弟子!”

沉呤片刻後。

詭血王便一陣開口下令道。

很顯然。

這一次葉辰重新出現在下武域當中,恐怕將會徹底攪/動下武域當中的風雲纔對。

此刻得罪對方,恐怕將會是最不明智的選擇!

……

魔煞宗,作為三大魔宗之一,如今勢力盤踞整個冰封帝國。

同時,坐落在魔霧山脈當中的魔煞宗,常年被無數黑色/魔霧所籠罩當中,任何妖獸以及武者一但不慎進入魔霧當中。

都會被當場侵蝕一空!

據說,在魔霧山脈當中有著一種極為詭異的毒蟲,這種毒蟲常年隱匿在魔霧當中,隻要武者與妖獸一但被其盯上的話。

不出片刻,便會被毒蟲所侵入體內,最後將精血全部抽乾!

“這些魔霧當中的毒蟲倒是有些詭異,若是換做尋常的武煞境及一下武者進入當中的話,都會被毒蟲迅速侵入。”

“除非修為在武宗境的武者,纔可以利用護體罡罩將這些毒蟲隔絕在外!”

來到魔霧山脈當中後,葉辰目光當中閃過一道寒芒,接著便一陣緩緩自語道。

放眼看去。

如今的魔煞宗氣勢可謂是極為強悍以及恐怖,甚至根本不是尋常的宗門能夠比擬,隱隱有著成為下武域超級宗門的趨勢。

“魔煞宗主要便是依靠老祖魔象王,以及那頭武君境十重修為的黑魔踏天象……”

“想要將其解決掉的話,並不是什麼難事。”

“不過,眼下還是先將戰雲宗以及葉家當中的眾人救出在說,然後在來解決魔煞宗的這些傢夥不遲。”

隨即,將神識擴散開來後,葉辰便直接將魔煞宗的防禦陣法穿透而過。

然後迅速地朝著魔煞宗內部滲透而去!

葉辰的神識強度何等強大,如今隨著神識擴散開來後,整個魔煞宗裡裡外外,甚至就連所有密室全部都在籠罩範圍當中。

想要將葉家以及戰雲宗當中的眾人尋找出來,自然極為簡單。

“在魔霧山脈後方的地牢當中……”

很快,葉辰便發現了戰雲宗當中眾人。

隻見在魔煞宗的地牢當中,戰雲宗當中的眾人幾乎都被關押當中,再加上地牢當中的殺陣,以及魔霧山穀當中的毒蟲籠罩。

戰雲宗眾人根本逃/脫不出去。

“婉兒師姐!”

葉辰發現了地牢當中的江婉兒。

至於父親葉元明以及葉家眾人,想必都應該被關押在邪傀宗內纔是。

如今在地牢當中的戰雲宗眾人狀態都並不好,一個個臉色蒼白,瞳孔空洞,甚至一些戰雲宗的長老目光內都透露著絕望之色。

顯然認為不可能在從地牢當中逃/脫。

“你們這群廢物!”

“饅頭來了,趕緊吃!不要浪費時間……”

地牢通道當中,一名魔煞宗護衛端著一個木桶,裡麵全是饅頭,而且這些饅頭黑不溜丟,顯然應該都是故意被踩踏過,然後纔拿來給戰雲宗眾人服用。

最主要的是。

正常武者平日當中並不需要吃飯,而戰雲宗當中的眾人如今體內修為以及靈力全部被封印起來,若是在不進食的話。

恐怕將會全部被餓暈過去,最後難以繼續支撐。

催動神識看到這一幕後。

葉辰整個人臉色一寒,心中無數怒火被點燃!

這魔煞宗,居然將他的婉兒師姐還有戰雲宗諸多長老這般虐/待,若是他在晚來一些的話,恐怕眾人都根本在難以堅持的住!

“魔煞宗!”

“今日我必將其夷為平地!”

葉辰雙手牢牢攥拳,眼中無數殺機浮現而出。

“老廢物,你居然還敢瞪我?”

“今天你不許吃飯!”

地牢內,隻見一陣鐵鞭抽打的聲音頓時響徹起來,一名看上去衣衫襤褸,披頭散髮的老者此刻被一名魔煞宗護衛抽的滿地打滾,甚至疼的渾身一陣痙攣起來。

但這名老者卻一聲不吭,一直狠狠地瞪著這些護衛。

仔細看去。

這名老者正是葉辰在戰雲宗外院時,對他照顧有加的玄老。

想不到,如今居然會淪為這般模樣。

“你們這群廢物!”

“若不是因為你們還有利用價值的話,早就將你們全部殺光,然後來餵養宗門當中的魔象大人纔是。”

“不過,宗主與老祖如今也早已經等的不耐煩……想必那個叫做葉辰的小子在不來救你們的話,不出兩三個月,你們就都要被處決了!”

“嘖嘖嘖……”

隻見這名魔煞宗護衛出完氣後,便滿臉獰笑著開口說道。

“該死!”

大陣外,葉辰整個人徹地看不下去,這一刻直接開口怒喝道。

對他來說。

此刻心中隻有一個念頭。

那便是將戰雲宗眾人全部救出在說!

然後,在將魔煞宗上下全部夷為平地,讓這些傢夥明白,得罪他葉辰的下場,將會是怎樣一番滋味!

“葉師兄……”

一側,在葉辰身後的司徒晴雪等人。

此刻突然感受到葉辰身上所爆發而出的洶/湧氣勢後,頓時忍不住臉色紛紛一變,接著便下意識地看向葉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