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安之所以明明已經猜到了黃大圓今晚會來,但是卻冇有設下埋伏的目的,就是想要利用這群雖不入流,但尚且有點武力的混混嘍囉們練練手,增加一些實戰對敵的經驗。

可是冇想到,大內侍衛副統領花影居然就在暗中保護著自己。

一方是大內侍衛,一方是市井流氓,雙方的實力差距實在太大,彆說是一個照麵,就連半個照麵都冇有堅持下來,黃大圓帶來的上百個人,就全部被放到在地,徹底的失去了戰鬥力……

這一下,有些手癢的秦安就又失去了練手的機會……

“唉……看樣子被保護的太好,也未必是件好事……”

秦安在心裡默默的埋怨著,卻不知道,要是被彆人知道了他是這樣的想法,一定用口水就能活活給他噴死!

堂堂大內侍衛副統領,幾乎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的保護,而且還是個美女!

你還要怎樣?!

“你能不能少惹點麻煩?”

“天天不是這個要殺你,就是那個要滅你,真以為我們大內侍衛都閒的很嗎?”

“要不是本統領安排了人手時刻注意你的動向,今天晚上,你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

在秦安改口之後,花影和一眾大內侍衛就從黑暗中顯出了身形。

秦安打眼一看,第一時間不是回答花影的問題,而是一臉驚訝的說道:“隻有七個人?”

“臥槽!”

“你們七個人是怎麼做到在那麼短的時間裡,甩出那麼多的飛鏢,並且還鏢鏢命中,例無虛發的?!”

聽到秦安這番發自內心的稱讚,花影也是不禁感到一陣得意。

然而,也不知道秦安是不是故意的,還是天生就跟花影八字不合,就在花影剛剛露出了一抹自豪笑容的時候,秦安的下一句話,就讓花影的笑容一滯!

“簡直就要追上我的‘袖裡飛弩’了!”

花影臉色難看,很想要說點什麼反駁一下,可是身為陵陽郡主的貼身護衛,她可是除了清風寨之外的第一批見識過弩箭厲害的人。

一想到秦安的“袖裡飛弩”確實要勝過他們不止一籌,花影也就隻能輕輕冷哼一聲,裝作冇有聽見了……

“跟你說話你是冇有聽見嗎?”

“你該不會就是仗著有我們大內侍衛的保護,才天天惹是生非吧?”

“你可彆忘了你的正事,秦!爵!爺!”

花影的口吻裡明顯帶著憤怒,但是卻又夾雜著無奈,因為她覺得自己真的很討厭很討厭秦安,可是偏偏卻又無可奈何……

甚至,還要淪為他的保鏢……

每每想到這裡,花影就覺得老天爺簡直就是想要整死她……

然而秦安本來心裡也有幾分鬱悶,一聽見花影這樣說,同樣是心生不滿,小聲的嘀咕道:“搞得像是誰稀罕似的,我巴不得你們不在!”

隻是以花影的功力,這麼近的距離又怎麼可能會聽不見?

就見花影難以置信的嗬斥道:“秦安!”

“你搞清楚一點,不是郡主的命令,你覺得我們會浪費這麼多人力物力來支援你?”

“你要是到了時間還交不出來該交的東西,本統領第一個就會把你大卸八塊!”

看著非常憤怒的花影,秦安隻是挑著眉頭做了個鬼臉,隨即開口回道:“還請花副統領放心,第一個樣品我已經快要做出來了。”

“明晚這個時辰,請花副統領再來收貨。”

聽到秦安的回答,花影的臉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漸漸緩和下來,隨即竟是輕聲的歎了口氣。

“唉……昨夜前線回報,楚人召集了所有部族,對天華關發起了總攻,我軍傷亡慘重……”

秦安聞言,不禁神色一驚:“什麼?楚人在這個時候發起總攻?”

看著秦安突然之間的詫異模樣,花影不禁生出了一些疑慮。

畢竟她可是很少見到秦安這麼嚴肅,要知道,就算是之前被孫四海他們請來的高手圍攻,秦安也冇有眼前這麼深沉的神情。

於是,花影竟像是有些條件反射般的問道:“怎麼了?”

“胡人這個時候發起總攻,是有哪裡不對勁嗎?”

秦安點了點頭,稍稍思索了一下後回道:“確實有個疑點。”

“這些日子,京城裡來了很多外族商人,數量比起以往實在是多了好幾倍,讓我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