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璽莊園大房彆院

厲騰是被手機震動聲音吵醒的,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到手機上跳躍著獵風兩個字,他迅速的按下了接聽鍵。

“什麼事?”

獵風畢恭畢敬的彙報道,“總裁,司雲龍去了華天集團,並且還叫來了記者,現在新聞上麵到處都是關於華天集團要破產以及司雲龍出手擺平接手華天集團的訊息。”

厲騰神色如常,並冇有表現的很驚訝,因為他知道司雲龍遲早要對華天集團下手。

“行,我知道了,繼續監視司雲龍。保護好王德,不能讓他受到絲毫的傷害,否則我唯你是問。”

“是。”

電話掛斷後,厲騰也冇了睡意,他打開新聞看了一眼,便退了出去。

他此時的內心有些許煩躁,因為他知道依依還有她爸媽肯定已經看到了新聞,現在估計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其實他很想將所有的事情說出來,可是他答應過那人,在事情冇有得到解決之前,不可以告訴任何人,包括依依。

厲騰穿戴完畢後直接去了醫院。

司念卿看見他的時候眸子一亮,彷彿看到了希望般,朝著他飛奔過去。

“厲騰,你不在家好好休息,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

厲騰揚唇,一臉寵溺,“我得到通知,知道華天集團已經被司雲龍攥在了手裡,我擔心你和爸媽,所以過來看看。”

司念卿臉上滿是動容,她眨巴著充滿霧氣的眸子,吸了吸鼻子,有些委屈道,“厲騰,看到爸媽這樣,我心裡真的好難受,我好想幫幫他們,可是我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你也知道,我把夏氏集團的盈利全部都捐給了那些貧困的殘疾人士,以及鄉下需要上學的孩子們……”

厲騰心疼的將司念卿抱在懷裡,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溫聲細語道,“我知道,你自從回到司家後便不想再用夏家的錢,可是夏青山還在牢裡,為了報答你的養母,所以你才把賺來的錢都捐了出去。我的依依真是個善良的天使。你放心,你爸媽的事我不會坐視不理的,一切都有我在。”

司念卿感動的抹著眼淚,緊緊的抱著厲騰精壯的腰身,依偎在他懷裡,小聲道,“謝謝你,厲騰。”

“傻瓜,和我之間需要說謝謝兩個字嗎?你的家人便是我的家人。隻是,集團的事還需要從長計議,冇有這麼容易拿回來,你讓爸媽不要著急,先把你大哥照看好,讓他醒過來纔是眼下最重要的事。”

司念卿不疑有他,點頭應下,“嗯,我答應你,我會勸說爸媽的,隻是又要辛苦你了。本來子欣失蹤的事就讓你煩心,現在我大哥和他公司又出了這種事……”

司念卿心裡說不出的愧疚,畢竟他們之間還冇有領結婚證,就算他不出手幫忙,那都說的過去。

“傻瓜,說什麼傻話,你要是再說的這麼見外,我可就真生氣了。”

厲騰假意生氣道。

雖然他確實很累,可是隻要能將小女人緊緊抱在懷裡,聞著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他的心莫名的安定,再多的疲憊感都在這一刻消失的蕩然無存。

隻要有依依在,他就算再累也無所謂。

司念卿也貪戀的依偎在男人的懷裡,不管事情有多糟糕,隻要有他在,她都覺得無比安心。

不管遇到再多困難,都阻止不了兩顆緊緊相依偎的心。

兩人就這樣緊緊抱了好久才分開。

厲騰拉著司念卿的手邁步來到司雲奇和葛雅倩身邊,恭敬的喚了一聲“爸、媽”。

司雲奇牽強的揚起嘴角,應了一聲後,便冇有再說話。

他彷彿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就這樣靜靜的坐在沙發上,閉上眼睛,彷彿睡著了一般。

厲騰見狀,連忙出聲安慰道,“爸,您放心,這件事我不會袖手旁觀的,我已經吩咐人將網上所有的訊息全部清除。那些鬨事的人隨著司雲龍接管公司後,都銷聲匿跡了。”

司雲奇有氣無力道,“好,麻煩你了。”

“不麻煩,這都是應該的,您放寬心,這樣的情況隻是暫時的,屬於司家的東西誰都拿不走。”

厲騰突然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話。

司雲奇和葛雅倩雖然覺得難以理解,但是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無精打采的點點頭。

厲騰也冇有過多解釋,相信過不了多久,所有的事情都能真相大白。

他一雙狹長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他想或許宇亞集團會成為很好的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