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小說 >  一品玄醫 >   第2375章

-

葉凡也是疑惑的看著他。

杜若甫卻搖了搖頭,說道:“上去乾嘛?要打架嗎?那是啥子才做的事。”

“……那咱們做什麼?”葉凡也是不知道他想乾嘛。

他看著正在打鬥的那些人,大部分人都已經上去了,留在海平麵上的人已經寥寥無幾。

青竹劍主等人也已經殺進神宮內。

“與其進去打打殺殺,不如等他們出來。”他撫摸著自己的鬍子,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道:

“所謂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咱們為什麼不做漁翁呢。”

葉凡一想,也對!

他們在裡麵拚命爭奪,說不定出來時已經是重傷,他們在截殺,收刮,這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我們聽前輩的。”

前輩可是活了無數歲月的老古董,對這種情況肯定有很多經驗,完全可以跟著他混。

海麵上的人越來越少,基本都上去了,除了漂浮著的屍體比較多,海麵上的人不過十人。

杜若甫往邊上走去,招呼兩人跟上,道:

“你的神識如何?可會佈陣?”

“會!”葉凡點頭。

“你最快的速度在這一塊佈下陣法。”杜若甫指著前麵一塊海域,屬於登上神宮階梯的後麵,說道:

“女娃,你修為不高,你就在他的陣法之內吧,有陣法加持,你在陣法內殺人,應該容易些。”

葉凡雙手結印,按照前輩的指示,波動海域陰陽、調動天地五行、接住大海的自然之力佈置了一個陣法。

一個個陣眼落下,一道道陣法銘文落下、金燦燦的封印加固、牽製陣眼之間的聯動。

杜若甫看了一會兒,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冇想到你的道法造詣如此了得,不錯,我華夏武道界竟出現了這般驚才絕豔的新人,唉,我們老咯!”

自顧自的說著,目光掃視八方,渾身釋放出一股無形的氣勢,似乎在勘察著四周的變化。

程湘芸看他挺悠閒的,說道:“前輩,那你做什麼?”

杜若甫說道:“我當然是做最危險的工作呀,把敵人引過來,而且在神宮自毀的過程中保護你們。”

“你是說這個神宮會自毀?”

“是的,這已經不是第一個了。”他充滿自信的說著。

原來不是第一個了,看來他頗有經驗,怪不得不結盟,不急不躁、不爭不搶、有經驗的人就是不一樣。

時間慢慢流逝。

神宮在搖晃、時不時還會有一兩道淩厲的殺芒從神宮之內殺出,殺向高空之上的黑雲,殺向無邊的海域、殺向圍困的水幕……

有時還會聽到淒慘的哀嚎從裡麵傳出來。

神宮之內的戰鬥肯定非常激烈。

神宮的某些建築都被砍碎,掉落下來。

“有收貨啦!”

杜若甫看到兩具屍體從神宮墜落下來,一臉興奮的衝過去,扛起屍體就跑回來,馬上收刮屍體身上的所有寶物。

看向葉凡和程湘芸,道:“這是我自己撿的,你們冇有份兒哈。”

兩人直接無語,也冇有說話。

他就是個撿漏王,還是個撿屍王,看到屍體比看到美女還興奮,還都是扛回來再收刮,得到好東西,還要在葉凡和程湘芸麵前炫耀一下才收起來。

“故意氣人的老頑童!”

程湘芸直接就無語了,一點強者風範都冇有,就是個頑童。

葉凡並不介意,也冇有說什麼,他知道這是一位高人。

然而,這一次。

他扛回來一人,差點殺了他,那人隻是重傷,還冇死,他扛回來直接收刮,那人隨手抓起一把刀,看向他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