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把M他們帶出來的時候,mercy他們三個人就銷聲匿跡,突然就不見了。

一開始,葉心音想過是不是夫人把他們帶走的,但是轉念一想,夫人跟假mercy之間是叛變關係,她怎麼會帶走mercy。

方禾道,“他們很有可能藏起來了,隻是藏得好。”

穆九霄,“周邊走找過了?”

“把整個G國都翻過來了。”

現在他們一無所有,還能藏得這麼好,那就隻能是夫人帶走了。

方禾想到這,給奚崢打了個電話,“哥,假的mercy是什麼人啊?是什麼職位?”

奚崢道,“她已經冇有什麼威脅了,你找她有事?”

“冇事,就是想知道點他們以前的故事。”

“她以前很早就跟了我們的母親,從底層做起的,名字叫……”

他停了一下,想了想才道,“好像姓婁。”

“其實衷心這種東西,並不是跟得越久,就越代表衷心,跟久了,看著自己的上司一點點變大變強,但是最後自己卻什麼都冇有落到,都會不甘心。”穆九霄道。

方禾也這麼想的。

這位婁女士大概是想跟mercy同起同坐吧。

但是mercy並冇有。

所以婁女士叛變,卻冇有表現出來,而是聽從mercy的指令,在G國定下之後,利用時盛跟穆九霄,帶走奚梔。

她以為奚梔是mercy的親生女兒。

mercy迫切想要奚梔,但是婁女士不想給,想占為己有,隻是還不知道奚梔的真正作用。

所以她一直拖。

拖到現在成了逃難的落水狗。

婁女士失敗了。

但是不甘心,還是想東山再起,她知道自己的手上有奚梔,就永遠有翻身的機會。

方禾道,“算了,婁女士從此就消弭了,我們就當這件事冇有發生過。”

穆九霄笑了笑。

他們來到山頂。

山頂的風,真的極大。

大得真的能掀掉頭蓋骨。

穆九霄一上來就說,“等我病好了,我們再來一趟。”

方禾,“為什麼非要等病好了?”

“這裡視野好,我們選晚上來,在這裡辦事的話,一定體驗感很棒。”

方禾錘他一記。

玩了一會,方禾突然發現少了個人。

M不在。

他第一次不這麼稱職,這讓方禾很疑惑。

“我們先回去吧,M不見了,這場暴風雨,很有可能下到我們頭上。”

很快,他們開車回去。

M也不在家裡。

電話更加打不通。

方禾找了隊伍裡,跟M關係最好的兄弟,詢問了情況。

那兄弟也什麼都不知道。

方禾在家裡等。

等到天黑,也冇有見M回來。

方禾有不好的預感。

難道是mercy打算動手了?

方禾毫不猶豫,馬上派人去找M。

在去的路上,方禾突然接收到了M的定位信號。

她派人去定位的地方找M。

穆九霄看出了問題,“M這個定位要麼是假的,要麼就是出事了。”

方禾,“為什麼?”

“以M的實力,不可能突然就暴露自己的定位,如果是假的,那就是想引導我們誤入歧途,他的任務就完成了。要不然就是出事了,讓我們去救他。”

“不管是什麼樣的,我都要派人去看看。”

不僅僅是手下,方禾自己也跟著去了。

她去,穆九霄就必須去。

定位的地方是機場。

機場裡人來人往。

定位在這裡突然就消失了。

能馬上乾擾到信號測試的人,方禾馬上想到假的mercy,那位婁女士。

方禾讓所有穿著便衣的手下,在機場四周迅速查詢。

等待的過程有些枯燥。

方禾摸了摸鼻子,問道,“我懷疑,mercy回了國內。”

“依據呢?”

“冇什麼可靠的依據,剛纔M的信號消失,我想到了他身體裡的晶片,以前方宇也安裝過這類的晶片,是mercy植入進去的,但是M身上冇有了,所以不可能這麼快就消失。”

穆九霄,“那如果是M自己消失的呢?”

“你傻呢?M叫我們來,又讓信號中斷,他是閒得慌麼?”

不排除這個可能。

方禾來回踱步,“這樣看來,M很有可能是出事了。”

穆九霄,“M是特種精英,不會輕易出事,但是他肯定遇到麻煩了,隻是還冇有動手,假如真的是婁女士回來了,那可能是想讓我們出手處理掉婁女士。”

方禾歎口氣,“好亂,到底什麼纔是真相。”

手下那邊一直冇有訊息。

穆九霄另外派了一撥人,查今天從境外回來的人。

這裡麵就包括婁女士。

很快,穆九霄的手下來訊息,把嫌疑名單擬了一份給穆九霄。

穆九霄一眼就定位了一個假名字。

下機時間是一小時前。

方禾立即道,“發現M信號的時候,是一個小時十分鐘前。”

“所以,M到機場就知道自己中圈套了,現在藏起來,給我們信號,讓我們去找他,就是為了不打草驚蛇。”

方禾全懂了,“此時此刻,婁女士也在找M。”

所以,M現在藏得極好。

現在他們就是在拔河,誰先找到M,誰就贏了。

他們得加快速度。

方禾坐下來,雙手捧著臉頰,眼珠子緩慢的左右轉動。

穆九霄問,“你跟M有冇有定下過什麼暗號?”

“冇有,冇想過那麼多。”

穆九霄道,“我帶你去個地方。”

方禾還以為是什麼很厲害的地方。

冇想到是超級會員的衛生間裡。

四周冇有任何人,裡麵安靜得跟什麼似的。

方禾用眼神質問,到底是什麼意思。

穆九霄伸出一根食指放在唇邊,示意她彆出聲。

方禾乖乖聽話。

她現在腦子一團亂,正好需要一個依附。

聽穆九霄的,她正好可以休息一會。

她靠在方禾的胸口上。

心裡漸漸放鬆下來。

好像隻要穆九霄在,她就可以什麼都不管。

一切都會慢慢變好。

直到,寧靜被打破。

外麵有腳步聲。

方禾跟穆九霄都提高警惕。

他聽到腳步聲,十分有節奏,格外輕。

方禾的眼眸猛地一沉。

穆九霄輕輕捂住她的嘴,伸出手,在門板上敲了敲。

那腳步就落在了他們的隔間外麵。

穆九霄又敲了兩下。

外麵傳來M的聲音,“方小姐,是我。”-